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帝國衰落的縮影 間諜世界的真相

正如約翰·但恩的名句“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斯人已逝,手把遺編,讀者們在唏噓感慨之餘,眼前或許也會浮現出西方古典小説文體的浮光掠影,在文學閲讀式微的當下,反而是勒卡雷和金庸這樣的通俗小説作者,能讓人回想起文學黃金時代的一抹餘暉,不能不説是一種“禮失求諸野”了。

01
帝國衰落的縮影 間諜世界的真相

正如約翰·但恩的名句“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斯人已逝,手把遺編,讀者們在唏噓感慨之餘,眼前或許也會浮現出西方古典小説文體的浮光掠影,在文學閲讀式微的當下,反而是勒卡雷和金庸這樣的通俗小説作者,能讓人回想起文學黃金時代的一抹餘暉,不能不説是一種“禮失求諸野”了。

來源:北京青年報|陳昊
02阿加莎的敍事魔術

阿加莎的小説像是一場充滿了種種幻象的敍事魔術,而小説末尾對於魔術的揭祕,使讀者非但不會覺得不過爾爾,反而會越發驚歎於魔術本身的精妙設置與完美演繹。

02
阿加莎的敍事魔術

阿加莎的小説像是一場充滿了種種幻象的敍事魔術,而小説末尾對於魔術的揭祕,使讀者非但不會覺得不過爾爾,反而會越發驚歎於魔術本身的精妙設置與完美演繹。

來源:人民日報|葉楚炎 
03 日記中真實的晚年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最後的日記》確是託翁臨終前寫下的珍貴文字,時間定格在1910年。在今年託翁辭世110週年之際,重版他一生最後的遺著,正當其時,既有一種紀念意義,也會引發讀者更多的思考。

03
日記中真實的晚年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最後的日記》確是託翁臨終前寫下的珍貴文字,時間定格在1910年。在今年託翁辭世110週年之際,重版他一生最後的遺著,正當其時,既有一種紀念意義,也會引發讀者更多的思考。

來源:文匯報|韋泱
04 漢娜·阿倫特:愛與思的不朽傳奇

不幸的是,阿倫特未能在有生之年完成這部最後的鉅著,她在寫作她最為看重的“判斷”篇章時突然離開了,無論對於她本人,還是政治哲學的事業,都是莫大的遺憾。不過,與馬丁關係的重建與昇華這一生命最後的禮物給了漢娜晚年最大的安慰,這或許是她一生中最為純淨和安詳、充盈欣喜與慰藉的時光。

04
漢娜·阿倫特:愛與思的不朽傳奇

不幸的是,阿倫特未能在有生之年完成這部最後的鉅著,她在寫作她最為看重的“判斷”篇章時突然離開了,無論對於她本人,還是政治哲學的事業,都是莫大的遺憾。不過,與馬丁關係的重建與昇華這一生命最後的禮物給了漢娜晚年最大的安慰,這或許是她一生中最為純淨和安詳、充盈欣喜與慰藉的時光。

來源:澎湃新聞|吳靖 
奧登:一旦你讀了卡瓦菲斯的詩,就會忘記這篇文章

三十多年前,已故的R.M.道金斯教授把C.P.卡瓦菲斯的詩介紹給我。從那以後,卡瓦菲斯就影響了我的創作。即是説,倘若我不知道卡瓦菲斯,我寫的很多詩就會大不相同,也有可能根本就寫不出來。然而我不諳現代希臘語,因此我唯有透過英譯或法譯接觸卡瓦菲斯的詩。

來源:澎湃新聞|【4px電話香港】W.H.奧登  2021/1/14
《人類大瘟疫》作者:關於疫苗猶豫,最擔心陰謀論

在重新回顧包括新冠在內的人類大瘟疫時,霍尼斯鮑姆表示,新發傳染病的流行正在加速,19世紀的鼠疫和霍亂需要歷時數年的傳播,現在只需數週甚至更短的時間。而人類最大的教訓是,儘管科學知識一直在進步,但它也可能是一個陷阱,使我們對即將到來的流行病——所謂的“未知疾病X”——視而不見。

來源:澎湃新聞|馬克·霍尼斯鮑姆 2021/1/13
《記憶記憶》:俄國曆史的記憶拼圖

讀完這本書會忍不住想,也許家族史就是斯捷潘諾娃的一個幌子,她是要通過“寫家譜”,展示自己縱橫交叉、龐雜深刻的思想。這些五光十色、類別繁多的思想觀點在家族成員和歷史人物中間交織,彷彿構成了一條條通往神祕花園的、彼此交叉的小徑。

來源:澎湃新聞|張猛  2021/1/11
《格林童話》想説的是什麼?

我們發現,一切並未離開這一最初的心願,在刪改、保留和添加之間,格林兄弟始終抱持着的屬於他們的“童話之心”終於浮現在我們的面前。

來源:澎湃新聞|帥乃  2021/1/5
《文化失憶》:如果不能全部記住,起碼要了解一點遺忘的東西

如果我們不能全部記住,起碼也要了解一點我們所遺忘的東西。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全部忘掉也沒關係,享受輕裝上陣的便利亦無不可;但一種與愛無異的深刻直覺提醒着我們,效率的代價就是空虛。最後,我們保持思考是因為一種感覺。如果可以,我們要留住那份純粹的感覺,如果我們丟失了它,就要把它找尋回來。

來源:澎湃新聞|克萊夫·詹姆斯 2021/1/4
《尤利西斯》的猶太梗

1922年在巴黎出版的《尤利西斯》在英國文學的基石下引爆了一顆炸彈,就像畢加索在藝術之下所做的那樣。這是一部極其必要,而且具有令人瞠目結舌的原創性的鉅作,被英國人以淫穢起訴,直到它聞名世界為止。1923年施米茨出版了《芝諾的自白》,一部精神分析的敍事傑作,它從未離開的裏雅斯特,就像布魯姆的一天天從未離開過都柏林一樣。

來源:澎湃新聞|諾曼·萊布雷希特 2020/12/31
J.K.羅琳《伊卡狛格》:愛與勇氣是面對真相的力量

羅琳童話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她以別開生面的想象打開奇幻世界的大門,吸引孩子去閲讀、共情並且憧憬,而當這些孩子越成長越會發現,故事把他們帶往的正是生活的原地。

來源:文藝報|李然 2020/12/28
先進美好,卻致命淌血:托馬斯·品欽的隱匿賽博空間

先進美好,卻致命淌血,這正是當代社會所謂“血尖”技術的悖論。“網絡”及其依附的人類數字化生存,由此成為品欽小説世界中像“火箭”一樣重要的文學―科技母題。

來源:澎湃新聞|但漢松   2020/12/24
在持續的鬥爭中再次倖存:重讀《鼠疫》筆記

這樣的小説結尾已經不是隱喻,不是道德箴言,而是一種血淋淋的真實。地球每個地方的人都在忍受着新冠病毒造成的禍患,歷史的教訓不如説是現實的困境。我們不可能規避那些無窮無盡的未知災難,但我們所謂的教訓,便是在一次又一次經受這些災難的時候,可以帶着記憶、經驗、情感與信念,在持續的鬥爭中再次倖存下來。

來源:“文藝批評”微信公眾號|王威廉 2020/12/21
複雜與榮耀:猶太人與“大型的猶太人”

上帝來了,右手拿着聖書和天堂的許諾,左手拿着柏林的報紙《柏林人公報》。猶太人看見,伸手要了報紙。——這笑話是黑格爾説的,帶有反猶意味。但它無意中説出了一個關於猶太人的真相:他們愛讀,過去讀聖書,現在讀報紙,無論讀什麼他們都虔誠,虔誠地認為自己能從閲讀中瞭解一切,尤其是歷史和時間的內在流向。

來源:北京青年報|雲也退2020/12/18
一個第四人稱講述者的萬花筒敍事

縱觀奧爾加的作品,無一不在尋找這個支點,在夢中,在宗教神話故事裏,在歷史長河,在未來世界,存在的支點是每個人的平衡所在。一旦失去了這個平衡,就會發生怪誕的事情。

來源:文匯報|張鐵釘  2020/12/11
碎片:我們為何迷戀作家的寫作“周邊”

這與匿名的費蘭特喜歡“在大世界裏找到自己的小角落”形成了暗合,文學不僅完整清楚地説出了我們難以名狀的感受,更讓我們經歷了沒有經歷過的體驗。費蘭特喜歡在康拉德的文本里佔座,因為好故事是可以居住的,有很多場所,可以催生出其他看不見的故事。

來源:澎湃新聞|餘春嬌 2020/12/9
  • 原著與改編,別樣的命運與共

      小説與影視劇的互動是大勢所趨,人們對此也習以為常、習焉不察。但兩者之間的互動仍有不少懸而未決的問題,亦有值得覆盤反思的地方。

  • 這一次,他是作家河正宇

      人類,畢竟是羣體生活的生物。表演,終究要與觀眾發生真正的交流,而非沉溺於演員自造的情緒,才有意義。

  • 阿加莎作品的影視改編之路

       一位作家的偉大表現在哪些方面?她的書成為全球僅次於《聖經》和莎士比亞作品的暢銷書;開創了本類型創作的某些流派;擁有後人無數致敬作品,一個個創舉性的詭計不斷被重新上演……

  • 《小婦人》:女性的天路歷程

       《小婦人》也永遠是美國的道德預言。奧爾柯特的父母都是廢奴主義者丶女權主義者和超驗主義者,母親更是美國第一批專業社工。這也是為何在強烈的宗教色彩之外,《小婦人》花了很長的篇幅描繪訪問、資助和服務窮苦鄰里和同胞的細節。

  • 電影改編如何讓文學原著宛如新生

       文學和電影的關係,向來為人們所津津樂道。一方面,文學為電影輸送源源不斷的敍事母本,另一方面,則是電影馱着原著小説一路走紅。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我們仍然能看到不少由文學作品改編而來的電影。